咬住你腿間的花蕾|沉腰擠入她的緊致

2019-11-25 13:54:46

 “小揚,你是不是害羞呀?”楊玉萍轉念一想,覺得可能高揚這小子不好意思讓自己看,于是輕輕一笑接著又說,“舅媽看著你長大,啥地方沒見過,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,舅媽給你涂點紅花油就好了。”

 文學

楊玉萍說著,又湊近了一些。

看著楊玉萍跟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,高揚頭垂的更低了,而因為他比楊玉萍足足高上一個頭,所以這么一低頭,楊玉萍寬松領口里面的風光完全展現在他的眼前。

雪白的風景一覽無余,特別是那兩處緊緊的貼著紅裙 ,半遮半掩,更是勾 人。

高揚忍不住把頭往前伸了一點,想要看的更加清楚。

此時高揚跟楊玉萍的距離也只有十幾公分的距離,楊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鉆。

這難道就是女人味嗎?

高揚心里一激靈,一邊用力的嗅著楊玉萍的香味,一邊死死的盯著紅裙內的風光。

他只覺得身下起了劇烈的反應 ,特別想要融化在楊玉萍似水的溫柔里。

越看,臉頰越滾燙,心里那個想法愈發的強烈,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。

“怎么了,小揚,你的臉怎么這么紅,是發熱了嗎?”

楊玉萍哪里知道高揚心里在想什么,直接伸過手去摸摸高揚的額頭,看看有沒有發熱。

看著楊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過來,高揚低下頭本能的就去躲閃,但是這一低頭,又瞥到楊玉萍衣領里面的無限風光。

右手開始微微顫抖,高揚身子往前傾了傾,忍不住想要伸過手去感受一下紅裙之內的旖旎風光,是怎樣的觸感。

就在這時候,楊玉萍忽然‘咦’了一聲,然后把高揚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,自己往前走了一步。

糟了!楊玉萍發現了!

“小揚,這是什么時候的事?”

楊玉萍指著墻上的窟窿,轉過身來,秀眉微皺看著高揚。

“這,我也不知道……”高揚低著頭小聲回答,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,但是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。

好在楊玉萍并沒有繼續問下去,高揚這才暗暗松了一口氣,懸著的一顆心也放回到肚子里。

但是高揚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這件事情并沒有就這樣結束,楊玉萍突然搬過來一張凳子,把凳子放在墻邊上然后站了上去。

高揚這才明白,楊玉萍是想要驗證這邊能不能看到隔壁。

完了!高揚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。

完了完了,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們,怎么辦怎么辦……

就在高揚正在絞盡腦汁怎么解釋的時候,只聽邊上的楊玉萍忽然‘啊’的一聲驚呼,他轉頭一看,發現是老舊的木凳子根本支撐不住楊玉萍的體重,搖搖晃晃起來。

此時楊玉萍嚇得連忙彎腰蹲下來,這一刻高揚看到那地方 ,就那么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自己的眼前。

原來,女人的那里是這樣的……

楊玉萍忽然感覺那地兒一涼,意識到自己沒有穿內褲,連忙用手捂住裙子,但是這樣一來她就沒辦法掌握平衡了。

“小揚,別傻站著呀,扶我一把。”

“哦哦,舅媽,我來了。”高揚這才回過神來,連忙去扶楊玉萍。

但是終究是差了一步,楊玉萍直接從凳子上摔了下來,高揚伸手去接,但是因為身體羸弱,根本只撐不住楊玉萍的身子,直接被她壓在了身下。

本來剛剛看到楊玉萍的那地兒高揚就有了反應,現在被楊玉萍軟綿綿的身子壓在身上,他身下那地兒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發了出來,那處頓時起了反應。

“你沒事吧,小揚,舅媽沒有傷到……”楊玉萍掙扎著要站起來,但是感覺到小肚子那里突然‘鼓’出來一個東西,雖然隔著裙子,楊玉萍依舊感受到那陣滾燙……

看來小揚真的長大了,這壞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,真是羞死了,看來要好好懲罰一下他,不過這小子的那家伙,倒是比他表舅爭氣多了,要是能……

呸呸呸,想什么呢楊玉萍,這可是表外甥,你怎么好意思想這么齷齪的事情。

楊玉萍甩了甩頭,想要把這個羞恥的念頭甩出去,但是身體卻很誠實,幾分鐘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來。

高揚也連忙爬起身來,然后直接轉過身去,因為他那地兒一直有反應,在楊玉萍的面前這樣,他覺得實在太尷尬了。

“小揚,你心里想什么,舅媽知道,你有這種反應是很正常的,畢竟你也長大了,不要害羞哦。”楊玉萍一邊耐心安慰,心里一邊偷著樂,小揚還真是可愛。

“知道了,舅媽……”高揚點點頭,他現在可不是因為有反應而害羞,主要是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楊玉萍光著身子的模樣……

“那,以后可不允許在偷看舅媽了哦。”楊玉萍笑著伸手摸了一下高揚的頭,然后到一邊拿了衣服,然后徑直走出了們。

高揚趕緊跑過去把門關上,然后伸手摸著剛剛楊玉萍坐著的地方,一絲余溫尚在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高揚從田里澆水回來,就聽見表姑婆就在門口埋怨楊玉萍,“玉萍啊,不是我多嘴,你跟建明也結婚七八年了,隔壁老瓜頭家前年剛娶的媳婦兒,三年抱倆,你七八年總得讓我這個黃土已經埋到脖子的人抱個孫子吧。”

這種話自從楊玉萍嫁過來一年之后,表姑婆就開始嘀咕了,高揚早就聽得耳朵起繭子了,并沒有在意。

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話來,“實在不行的話,讓村里的張半仙來給你看看吧,上次給狗蛋媳婦兒入夏看過一回,人家過年就生了大胖小子。”

高揚一聽,差點罵出聲來,村里私底下都傳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,咋能讓張半仙來給楊玉萍看呢,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!

一想到楊玉萍要被張半仙拱,高揚這心里就受不了,不行,一定得想辦法阻止!

不過心里這么想,高揚卻沒有說出來,畢竟自己也沒有啥證據證明狗蛋的兒子就是張半仙的種,所以也就只能把這種想法揣肚子里 。

而且,高揚覺得,就看表舅在床上三分鐘不到的架勢,楊玉萍懷不上,肯定是表舅的問題。

“小揚回來了,看你這一頭大汗的,舅媽給你擦擦。”倚在門邊上的楊玉萍早就被婆婆說的不耐煩了,這些話都聽得耳朵生繭子了,她連忙找個借口躲開,用自己的汗巾給高揚擦了擦額頭上的汗。

“你還別不當回事,今晚上我就讓張半仙回來給你瞧瞧……”老婆婆叨咕一聲,寒著一張橘子皮的臉就出門去了。

“好香啊,舅媽你是不是用香水了?”高揚聞著楊玉萍的汗巾,上面有一股好聞的味道。

“啥香水啊,這是女人香,你還小,等大一點就知道了。”楊玉萍笑著伸出蔥白小手在高揚的腦門上彈了一下 。

高揚摸了摸腦門,嘿嘿一笑,“那就是舅媽的味道唄,真好聞。”

“真的?”楊玉萍睜大了杏眼,一副很認真的樣子。

高揚用力點了點頭,他仔細打量了一眼自己這個三十歲出頭充滿成熟女人氣息的楊玉萍,今天的楊玉萍穿著一件紫色的短袖,下面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,把她雪白的皮膚襯托的更加白皙。

短袖的領頭稍大,高揚一低頭就可以居高臨下看到美好的景色 。

“真的,舅媽是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,也是最香的女人。”高揚用力的點點頭,這是他的心里話。

“小揚,你啥時候也學會油嘴滑舌了,不過,舅媽喜歡,餓了吧,我給你去弄午飯吃。”

楊玉萍咯咯一笑,然后就彎著腰鉆進低矮的伙房里,準備生火做飯。

看著楊玉萍彎腰而勾勒出的腰線,高揚立馬就想起昨天晚上在自己房間里同樣的姿勢,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絲絲的沖動,上去抱住楊玉萍,好好的疼愛她。

這個心思一冒出來,高揚就按耐不住了,他故意問了一句,“舅媽,我表舅呢?”

因為伙房實在低矮,所以楊玉萍只能撅著回了一句,“你表舅跟別人去鎮上打臨工去了,過幾天才回來,你有啥事嗎?”

“沒,沒事,我先去洗把澡了。”高揚連忙回答。

因為表姑婆一個人睡在伙房邊上的房子里,所以這幾天在大房子里,只有高揚和楊玉萍。

一想到和楊玉萍能夠獨處,高揚這心思立馬就活絡起來,洗澡的時候就在想,怎么才能把楊玉萍給弄到手呢?

就在高揚心里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,忽然就聽見從外面傳來楊玉萍的呼救聲。

“小揚,蛇,有蛇!”

高揚一聽有蛇,顧不得許多,穿上一條內褲,光著膀子就竄了出去。

農村里有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是楊玉萍卻沒有想到,剛剛弄柴火的時候,忽然游出來一條花花綠綠的小蛇。

因為猝不及防,楊玉萍被這條蛇冷不丁的咬了一口。

高揚竄過來,拿起邊上的木棍直接把這條小蛇直接亂棍打死。

“舅媽,你被蛇咬到了呀!”高揚看到楊玉萍雪白的大腿上面有一處大而深的血點,很明顯是被毒蛇咬了。

“怎么辦,小揚,舅媽不想死啊,你快點幫我想想辦法。”楊玉萍一張小臉嚇得慘白,根本不知道怎么辦,只能緊緊抓住高揚的手。

“舅媽你別急,只要把蛇毒吸出來就好了,只是……”高揚看了一眼楊玉萍的傷口,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這花蛇哪里不咬,非要楊玉萍的大腿內側那里……

“小揚,有啥話你就直說,舅媽一條命就在你手上。”楊玉萍急的俏臉通紅,她知道花花綠綠的蛇肯定是有毒的,她現在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高揚的身上。

“舅媽,你別急,我以前也被蛇咬過,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嘴趕緊把蛇毒吸出來。”

“用嘴吸出來?”楊玉萍楞了一下,然后準備自己用嘴去吸,但是蛇咬的位置太偏了,她根本吸不到。

楊玉萍看著自己大腿內側的傷口,秀眉緊緊皺了起來,心里暗罵,這花蛇什么地方不咬,非要咬在這么羞人的地方,這可怎么辦……

“小揚,還有沒有別的方法?”楊玉萍心里明白,要是用嘴吸,就只能讓高揚來吸,但是這個地方太敏感了,而且自己結過婚了,讓一個小輩幫自己吸這里,想想都很羞恥。

“去診所倒是可以,就是不知道這蛇毒的毒性強不強。”高揚焦急地說著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高揚忍不住開口了,“不能再等了,再等下去就蛇毒攻心了,要不然我幫你吸出來吧。”

一聽到蛇毒攻心,楊玉萍一張慘白的小臉,嚇得汗水津津,她緊咬嘴唇,因為羞恥而閉著眼睛點了點頭,“那……那你幫我吧。”

高揚一聽,心里一喜,他現在突然想要好好感謝一下那條被自己打死的小蛇,陰差陽錯,給了自己這么一個好機會接近舅媽。

“那……那舅媽你忍忍。”

高揚這句話就是故意說給楊玉萍聽,隨后他用兩只手摁住她,然后用嘴湊了上去……

“嗯……輕點……”楊玉萍俏臉通紅,不由的叫出聲來。

因為那個地方實在太敏感了,被高揚這么一弄,楊玉萍感覺渾身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。

“舅媽,一定要用力才可以,要不然毒血根本吸不出來。”高揚把嘴里的黑血吐出來以后,又貼了上去。

剛剛楊玉萍那一身喊,完全就是天雷勾地火,高揚不由自主的就想到昨晚跟跟楊玉萍度過的短暫時光,他那地兒一下子就有了反應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晚上表舅在家的原因,楊玉萍才不敢跟我那啥,今天要好好試探試探她!

心里有了想法,高揚立馬就去做了。

他一邊用嘴吸,一邊用手在楊玉萍雪白的大腿上試探。按完之后還故意停住,然后看看楊玉萍有沒有反應。

發現楊玉萍只是呼吸變得沉重之后,并沒有反抗的意思,高揚膽子也是愈發的大了起來。

今天不僅表舅不在家,而且煩人的表姑婆也不在家,這不是老天爺給自己絕佳的機會嗎?

想到這里,高揚又壯著膽子,右手輕輕把短裙掀了一些起來。

但是就在這時候,一雙玉手摁住了高揚的右手,“小揚,不要這樣,再這樣,舅媽就不讓你給我吸毒了。”

“對不起舅媽,我不是有其他心思,我只是想用手摁住你腿上的血脈,讓毒血更容易吸出來。”

高揚此時心里就想著能看一下楊玉萍的神秘地帶,胡亂編出一個借口來嚇唬楊玉萍。

“這樣啊……”

楊玉萍杏眼閃動,其實她現在比高揚這個毛頭小子更加的迫不及待,因為她是嘗過甜頭的。

閨房之樂這種東西是會上癮的,楊玉萍自己的老公根本不能讓自己滿足,那種治標不治本搔動,只能讓楊玉萍更加的渴望被疼愛的感覺。

而現在高揚那幾下,讓楊玉萍有些把持不住了,要不是礙著兩人的親戚關系,楊玉萍早就想要了。

“小揚,這里也不方便,要不然,到舅媽的房間里吸吧……”

>>>>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<<<<

相關文章
和兩個黑人同時做|吸兩腿中間花蕾

和兩個黑人同時做|吸兩腿中間花蕾

新聞網25日報道看著她趾高氣揚的樣子,我心里冒出一個瘋狂的想法。我真想把她那些直播的視頻在廠里傳一遍,看她怎么辦。窩著一肚子火,我...

少爺丫鬟水真多|他吃著他腿間的花蕾

少爺丫鬟水真多|他吃著他腿間的花蕾

許炳強調了一聲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腿縫&hellip;&hellip;張曉月也沒多想,微微分開雙腿,即便還隔著褲子,但那雙腿間的縫隙依然誘惑。似乎...

不不要在這里 會有人發現的|吸吮逗弄腿間花蕾紅酒

不不要在這里 會有人發現的|吸吮逗弄腿間花蕾紅酒

不過她眼睛往下看的時候,臉上頓時閃過吃驚的表情。 劉琴感覺自己以前都白活了,她從來都沒見過這么大的寶貝,三個周建偉都比不上,這讓...

吸兩腿中間花蕾|嗯他竟然一直放在里面

吸兩腿中間花蕾|嗯他竟然一直放在里面

想了想 , 撕扯絲襪露出雪白大腿的畫面 , 我不由得搖頭苦笑。要是繼續這種下去,我就算不壓抑 , 也遲早變成一個心里變態。起身換了一條小...

沒有內褲的一字馬|咬住你腿間的花蕾

沒有內褲的一字馬|咬住你腿間的花蕾

有線電視新聞網(2100lady) 14日電 &ldquo;都已經是這么緊張的時刻,怎么能夠繼續的忽略這一嚴重的問題呢,都已經在了這種緊張萬分的關鍵...

把;ǖ拈L腿扛到肩上|吸兩腿中間花蕾

把;ǖ拈L腿扛到肩上|吸兩腿中間花蕾

有線電視新聞網(2100lady) 14日電劉兵突然聽到了一陣女人媚惑的呻吟聲,聲音聽起來酥酥麻麻的,感覺像是極度舒適的時候發出來的聲音。 ...

吸兩腿中間花蕾|刺激的炮約真實經歷

吸兩腿中間花蕾|刺激的炮約真實經歷

&ldquo;好,來,我們繼續喝。&rdquo;王小翠又從床底下,拿出來一瓶白酒,和程偉強對飲了起來。當兩瓶酒見底的時候,兩個人都喝高了。王小...

我與五個小姑娘的故事全文|咬住你腿間的花蕾

我與五個小姑娘的故事全文|咬住你腿間的花蕾

林瑤還好,她好歹也是見識過葉小寶的脾性。 而林大川則再次被震懾。 好半天反應過來后,他當下打了個激靈,指著葉小寶,有些膽怯的說道:...

咬住你腿間的花蕾|快穿花瓣撐到極致哭

咬住你腿間的花蕾|快穿花瓣撐到極致哭

對方雖然穿的很一般,但整體的氣質掩蓋不住,尤其是那張成熟嫵媚的俏臉,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怦然心動。 只不過,王小春怎么覺得和這個女人...

做完直接放在里面睡覺|舌尖抵著花蕾汁水噴了出來

做完直接放在里面睡覺|舌尖抵著花蕾汁水噴了出來

她羞羞的低聲嘟噥著,但還是傳進了我耳朵里。 于是我試探著問道:&ldquo;那我出去,把門給你帶上?&rdquo; &ldquo;不要!&rdquo; 我話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9750035.live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紀女性網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(www.9750035.live)所有
彩73彩票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