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妾臀部|甬道 緊致 褶皺 劇烈收縮 難耐

2019-12-03 14:26:57

 有線電視新聞網(2100lady) 3日電隨后,蘇薇進來了,她已經換上一襲水藍色襯衫,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,身材前凸后翹,豐滿迷人,臉上的羞紅還未消去,整個人看起來如同出水的芙蓉,含苞待放,十分水嫩,讓人有種咬一口的沖動。

看到林川,蘇薇美目一瞪,瞪得林川心里發虛,二話沒說,再度翻墻從后院出去。

為了緩解與嫂子之間的尷尬,林川刻意在外面轉了一會,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才進門,卻不料,與母親李翠蓮撞個正著。

“咦,小川,我記得你出門的時候,穿的不是這身?”李翠蓮疑惑道。

“?是嗎?沒有啊。”林川支吾著,趕緊跑回屋里,換衣服,免得穿著林峰的衣服,被認出來,那就麻煩了。

吃飯完時,林川發現,嫂子蘇薇不在,就問道:“媽,我嫂子呢,怎么不來吃飯。”

 文學

“這孩子,一下午都呆在房里不出來,算了,我去看看,你嫂子是不是病了?”

林川一聽,頓時就明白了,心道:“嫂子該不會忙了一下午,還沒有把那東西拿出來吧。”

在林川沉思之際,李翠蓮已經去了后院,見蘇薇拉著窗簾,關著門,就敲門問道:“薇薇,快出來吃飯。”

“好……好,我知道了媽。”這孩子,也不知道怎么了。

李翠蓮念叨著,林川聽到嫂子的聲音里透著焦急,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笑道:“媽,嫂子是不是生病啊,要不我去看看吧。”

那地方有點尷尬,眼睛還看不到,要是卡進東西,有勁也使不出,得有人幫忙才能取出來。

林川心中想著,直接去了后院,見母親李翠蓮也跟著,他就敲門道:“嫂子,你沒事兒吧。”

“沒事兒,就是今天有點累。”這時候,蘇薇打開了房門。

看見嫂子先前穿著褲子,這會兒換成了裙子,林川瞬間就懂了,心道:“嫂子肯定還沒取出來,說不定,連那個也不敢穿……”

“薇薇,你真的沒事兒嗎?是不是發燒了?看你臉紅的發燙,都出汗了。”

“我……媽,我真沒事兒,就是這兩天身體不舒服。”聽蘇薇這么一說,李翠蓮也就明白了,當著林川的面,沒多問,女人嘛,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不舒服。

吃飯時,林川刻意留意嫂子的坐姿,果然,她只是坐在椅子的邊緣,而且,每隔一段時間,還會把手偷偷伸下去,顯然坐立不安,極不舒服。

但林川只能裝作沒看見,畢竟當著母親的面,不好說什么,等到吃完飯,蘇薇就匆匆回屋了。

林川見此,也出去,在外面道:“嫂子,你身體不舒服,有什么活的話,跟我說就行了,我年輕力壯,什么東西都能拔出來。”

“啐,拔你個頭,臭小川,都怪你。”蘇薇紅著臉,羞憤的進屋關門。

見此,林川一陣壞笑:“要真是我的話,倒也好辦,一下就出來了。”

農村都睡得早,晚上十點多,林川出去上廁所,暗地里忽然伸出一只手,一把將他拉過去,可把林川嚇得不輕,轉眼一看,才發現,是他嫂子,蘇薇。

“嫂子,你這是干什么啊,嚇死我了。”

蘇薇聞言,一陣鄙視:“虧你還是個大男人,這都怕,來我房間,幫幫我……”蘇薇說完,就直接回房了。

聽到這話,林川頓時一個激靈,精神百倍,他看了看,母親房里的燈已經滅了,應該是睡了,這才偷偷溜進嫂子的房間。

蘇薇斜靠在床上,見到林川進來,就一臉羞紅道:“小川,事情你都知道了,嫂子也就不說哈了,不過嫂子真的不是那種不知羞恥的女人,你都這么大了,對于有些事情,應該明白。”

蘇薇說著,潔白的貝齒,輕咬著性感的薄唇,眼神一陣躲閃,十分羞澀,不敢看林川,螓首都快埋進身子里,耳根子都是赤紅的。

聽到這話,林川強忍住大笑的沖動,“嗯,正常,清楚,明白……你忘了,我是開衛生所的,平時那些婦科病,也接觸過不少……”林川一本正經道。

“嗯,那就好,小川,嫂子是實在沒辦法,現在感覺好難受,你快過來幫幫嫂子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林川險些被唾沫嗆死,這話,怎么聽,怎么不對,貌似,還有點莫名的刺激,不過,嫂子找他,怕是真的受不了。

深呼一口氣,林川就盯著蘇薇道:“嫂子,這事兒說難也不難,就是有些尷尬,要你把褲子脫了,不然我看不見,不好取啊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蘇薇聽了,心臟噗通跳個不停,別的地方也就罷了,可是那地方,能輕易給人看么?更何況是自己的小叔子,豈不是羞死人了?

可是不取的話,她又受不了,已經卡在里面很長時間了。

因此,蘇薇咬了咬牙,盡量鼓足勇氣道:“小川,不看可不可以,嫂子的意思是,你直接取出來就行了。”

“?這……那好,我試試吧!”看嫂子的都修成這樣了,林川也不好強求,就道:“那你也得把褲子脫了吧。”

聞言,蘇薇偷偷看了林川一眼,小聲道:“你直接把手伸過來吧,嫂子……嫂子沒……”蘇薇說完,依舊羞得別過臉去。

看著嫂子嬌羞無限的樣子,林川不禁暗吞口水,隨后直接將手伸進嫂子的裙子。

等林川的手碰到蘇薇時,她的忽然把腿收在一起,嬌軀開始輕顫,林川便知道,嫂子的身體很敏感,一碰就有這么大反應。

見此,林川哭笑不得:“嫂子,你別緊張啊,放松點,把腿放松,你這我不熟悉,還沒找到呢。”

聽到這話,蘇薇想死的心都有了,只不過,方才林川的手觸碰到的地方,太過敏感,她實在難以忍受。

“你……你的手,往下點……”蘇薇的聲音細若蚊蟲,只有自己能聽見。

“哦,往上啊。”林川沒聽清楚,就把手往上面摸了摸。

蘇薇簡直快氣死了,可有些話實在說不出口,只能硬著頭皮道:“我說,往下,對,再往下……”

蘇薇的身體,本來就十分敏感,被林川這么一碰,頓時就有了反應,渾身難受,心里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爬,呼吸頓時變得急促起來。

林川也緊張不已,畢竟是自己嫂子,本來就找不到,慌亂之下,更是亂了分寸。

這讓蘇薇如何受得了,接著蘇薇就開始發出劇烈的喘息,其中還伴隨著哭泣一般的聲音,似乎十分痛苦。

“嗯……小川,嫂子好難受,快……快幫幫我……”蘇薇整個人都有些慌亂,身子一軟,竟然直接朝林川懷里倒去……

當蘇薇的身子,倒在林川懷里的那一刻,林川整個人都仿佛傻掉了,嫂子這是想和我……

說實話,看著嫂子這么曼妙的身軀,手還在那,林川不心動那是假的。

但,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,就在于人有理智,再怎么說,她也是自己的嫂子啊,要真是和她做了那事兒,以后可怎么辦?

想到這里,林川強心壓下心頭的欲火道:“嫂子,我們……”

林川剛要拒絕,就聽到蘇薇痛苦的聲音:“嫂子,嫂子大腿抽筋了,快,幫幫我……”

“?原來是大腿抽筋……”

林川一拍腦袋,恍然大悟,得虧是自己那句話沒說出來,他就是啊,嫂子怎么會是那種女人呢?搞了半天,原來是虛驚一場。

于是,林川將蘇薇的身子放平,平趴在床上,對她道:“嫂子,你先忍住痛,等我幫你按摩一下,揉揉大腿就好了。”

隨后林川就將手在她的大腿上輕輕按壓一番,讓她放松,隨后開始輕輕按摩起來。

不得不說,蘇薇的大腿,真是極品,平日里看著就雪白光潔,在黑暗中都看的清清楚楚,觸手一碰,更是光滑,其中帶著一絲冰涼。

反正,林川是有種樂在其中,愛不釋手的感覺,加上他那獨特而專業的手法,剛開始,蘇薇還有些痛感,到最后竟然感覺十分舒服,變得享受起來。

尤其是那一雙厚實溫暖的大手,讓她不由的繃緊身子,呼吸再度變得有些急促起來,先前積壓在心底的邪火,一下子就被勾起來,竟忍不住想發出一陣細微的輕哼。

不過,當務之急,是取出那半截黃瓜,卡在那,實在太難受了。

“嫂子,怎么樣,好些了么?”林川輕聲問道。

“嗯,趕緊取東西吧。”蘇薇主動翻身,還是那樣靠在床上,讓林川將手伸去。

不過,這次她生怕林川還像上次一樣,找不到地方,就直接抓著林川的手,一下子就找到了。

剛碰了一下,林川瞬間就明白了,心道:“看來嫂子還真是敏感,就單單按摩一下大腿,就已經有感覺了。”

不過,這樣也不是辦法。

“嫂子,這不好弄啊,你自己先處理下,還是我幫你啊。”聽林川這么一說,蘇薇頓時感覺沒臉活了,被小子按摩一下大腿,自己竟然起了反應,簡直太丟人了。

“還不都怪你,去你的,誰要你幫,我自己來。”蘇薇嬌嗔一句,隨后從床頭扯了手紙,十分羞澀,讓林川繼續。

這下林川倒是不負期望,這次,他摸到了東西,而且,明顯感覺到嫂子嬌軀一顫,看來,就是那黃瓜無疑了。

然而,就在他準備想辦法拿出來時,后院的燈,忽然亮了。

隨后,后院的腳步聲也漸漸變得清晰,“薇薇,睡了嗎?媽有事兒想找你聊聊。”

“糟了,是咱媽,怎么辦?”忽然聽見李翠蓮的聲音,蘇薇瞬間有些驚慌。”

“你說咱們啥時候來不好,就快取出來了,這下好了,又進去了。”林川是真的郁悶至極。

不過,這時候,李翠蓮已經到了門口,正在推門,看樣子,這是打算進屋來啊。

林川看了看,嫂子的床上是沒法藏人了,情急之下,只能蹲在桌子后面,只盼著不要被母親發現,不然可就真的說不清了。

蘇薇更是緊張,她哪能料到婆婆會大半夜過來,小叔子就在她房里,要是被婆婆進來看到,那還了得?

因此,她索性裝作睡著了,任婆婆叫了半天,就是不說話,祈禱婆婆以為自己睡著,快些離開。

還好,李翠蓮并沒有推開門,只是在外面敲門,聽到里面沒有動靜,就以為蘇薇真的睡著了,也就不再敲門,轉身離開。

見此,房間里,林川與蘇薇兩人總算是松了一口氣,但就在這時,他們分明聽到,轉身的離開的李翠蓮,口里念叨著:“薇薇睡著了,那小川總沒睡吧,他睡得遲,我找他也行。”

“什么?”

蹲在桌子后面的林川,頓時瞪大雙目,那個瞬間,他總算是明白,什么叫做欲哭無淚,不帶這么坑人的。

這要是讓母親發現自己不在,大半夜的,那可就全都露餡了。

“媽,我醒了。”蘇薇幾乎不假思索的開口道。

“咦,薇薇,你醒了啊,那就先別睡,媽要和你說點事兒。”李翠蓮說著,就推開了門,而且,還打開了燈。

這下,林川簡直要被嚇死了。

他就躲在桌子后面,這要是不開燈還好,一開燈,李翠蓮走過來,那么大個人,除非是瞎子才看不見。

蘇薇原本裝睡,在開燈的瞬間,也睡不住了,情急之下,直接走到桌子旁邊,一屁股坐在林川的身上。

還好,蘇薇穿的是長裙,她將裙子那么一分開,勉強能夠遮住一個人,只要不細看,倒也發現不了。

“媽,您坐,喝水。”蘇薇生怕婆婆亂轉,看出什么來,就拿起桌上的水壺,倒了兩杯水,自己也喝了一杯,壓壓驚。

李翠蓮坐在椅子上,始終感覺哪里不對勁兒,可就是說不出來,隨后看著蘇薇道:“薇薇,你的臉怎么這么紅啊,是不是真的病了?”

“沒有,媽,這不,有點困。“蘇薇說著,往桌子上一趴,生怕李翠蓮看出點什么。

聽到這婆媳二人一本正經的聊天,林川可謂苦不堪言,恨不得從嫂子的裙子底下鉆出來,說一句:“媽,你能不能快點,我可還在下面壓著呢。”

確實,蘇薇雖然身材嬌俏,不算肥胖,但再怎么說,也是個人啊,百八十斤還是有的。

林川這樣蹲著,有勁使不出,腿軟脖子酸不說,嫂子還沒穿那個,這樣坐在他身上,又悶又熱,難受的要死。

蘇薇也想到這一點,知道林川被自己壓在下面,肯定不舒服,就催促道:“媽,您要說什么就趕緊說罷,我今天真的好困。”說著還打了個哈欠。

“那好,媽就不和你繞彎子了,你也知道,你們這都結婚兩年了,媽始終都報不上孫子,村里人都說……”

還不待李翠蓮說完,蘇薇就急了。

在農村傳宗接待的思想,根深蒂固,一直以來,村里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,流言蜚語,她忍了,直到她不久前去做過一次檢查。

“媽,這不是我的毛病。”

本以為會爭論一番,豈料,李翠蓮聞言,笑道:“薇薇,你先別急,媽知道,小峰都和媽說了,這不怪你。”

“什么?媽,小峰都告訴你了?”蘇薇聞言,有些吃驚,化驗結果出來之后,他們兩口子就商量過,想辦法,偷偷治療。

“是啊,薇薇,這兩年,苦了你了。”

“可是,傳宗接代,那可是大事兒,既然小峰不能讓你懷上孩子,那我們可以換個男人試試啊。”李翠蓮說話不緊不慢,顯然是胸有成竹。

>>>>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<<<<

相關文章
龍床顫抖妖孽王爺求饒|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

龍床顫抖妖孽王爺求饒|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

有線電視新聞網(2100lady) 3日電&ldquo;哎呀!別&hellip;&hellip;啊嗯!&rdquo;  不等女人阻止,趙狗蛋頓時把頭低了下去。張雪梅伸出小...

桃兒她的緊致讓他悶哼出|女主被暗衛肉高H

桃兒她的緊致讓他悶哼出|女主被暗衛肉高H

新聞網3日報道&ldquo;!&rdquo;一聲尖叫。 與此同時,那像淋雨一般,灑在了陳正的臉上和衣服領口,一圈圈的。 陳正驚訝不已,只感覺...

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|白灼順著大腿流了下來

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|白灼順著大腿流了下來

新聞網1日報道&ldquo;呵呵。&rdquo;我笑了一聲,端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。 喝完該走了。 &ldquo;聽說你在智文軟件并不受歡迎,對嗎?&rd...

一個愿親你下面的男朋友|緊致的包裹著王爺

一個愿親你下面的男朋友|緊致的包裹著王爺

我實在想不通,所以我問到李夢莎,&ldquo;夢莎,你哭什么啊,是不是我弄疼你了?&rdquo; 枕頭被挪向一旁,這時候的李夢莎早已經淚眼婆娑...

性愛故事|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

性愛故事|剛進入的緊致熱的他悶哼

村里民風淳樸,沒人使勁灌新娘子酒。但楊欣天生不勝酒力,只不過三兩杯就有些頭暈眼花。她后爹羅成輝更是難堪,這會兒已經酩酊大醉,趴在...

帶著震動上班逛街|系統寵妃緊致多汁h

帶著震動上班逛街|系統寵妃緊致多汁h

新聞網26日報道&ldquo;媽,說多少次了,不要碰我電腦。我去洗個澡,幫我把熱水器的溫度調低一點。&rdquo; 說完唐小軍拿了一身干凈的衣服...

她的緊致讓他發瘋|浪貨好緊你要夾死我了

她的緊致讓他發瘋|浪貨好緊你要夾死我了

余小天起床洗簌后,先去醫院把老趙接回家,然后再與同事趙豪前往機場。 而與老趙見了面的許靈兒,心底里忍不住升起一陣驚訝。 與昨夜想...

碩大幾乎要撐破她的緊致|說舒不舒服還要不要

碩大幾乎要撐破她的緊致|說舒不舒服還要不要

&ldquo;請進。&rdquo;充滿磁性的聲音在門里響起。 李蕓暗自給自己打氣,推門走了進去。 周建國坐在辦公室內,正等待應聘者到來,聽到敲...

咬住你腿間的花蕾|沉腰擠入她的緊致

咬住你腿間的花蕾|沉腰擠入她的緊致

&ldquo;小揚,你是不是害羞呀?&rdquo;楊玉萍轉念一想,覺得可能高揚這小子不好意思讓自己看,于是輕輕一笑接著又說,&ldquo;舅媽看著你...

前女友結婚了補一炮|緊致裹著他的手指

前女友結婚了補一炮|緊致裹著他的手指

新聞網24日報道 &ldquo;大仙,你要我們準備的錢,我們都給您帶來了。&rdquo;說著,便將一個個鼓鼓的紅包交到了陳興的手中。這么多錢,陳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9750035.live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紀女性網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(www.9750035.live)所有
彩73彩票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