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公吃我三年奶~董事長在車里干了我

2019-08-13 15:08:22

 同理:我既不想當典型,別說你只是區區一個記者,你就是縣委書記來了又有什么值得裝腔作勢的呢?玩你檔里的倆黑蛋去吧!

古人云:無欲則剛。說的其實就是這么個理兒。

盡管牛子槊已經下了逐客令,盡管男記者被這個年齡不大的鄉下土老冒撅得心里直流血,但他絕不敢轉身便走。

他比誰都清楚,這是政治任務,宣傳部劉部長明天一大早要在辦公室等著看他倆的采訪剪輯片哩!況且來采訪的并不只有自己這一路記者,縣里其他媒體的記者也都開始行動了,緊接著就是省上的記者大軍,都在搶頭條新聞哩。作為縣里唯一的電視臺,是縣上弘揚主旋律的主陣地,自己又是奉命而為,要是自己拖了后腿砸了鍋那可真要吃不了得兜著走了。

于是,他蒼白著臉看了一眼女記者,示意她出來說話。

女記者淡淡一笑,走過去附在牛子槊耳邊悄悄說道:“見義勇為是有獎金的,最保守也有一萬塊,你考慮考慮。”

牛子槊立時來了精神,瞪大眼睛問道:“真的?”

女記者點點頭。

牛子槊略一沉吟,便笑呵呵說:“好吧,我就試試,不過……”說到這里,他對女記者擺擺手,女記者便附耳過來,牛子槊悄悄對她說:“能不能讓那個跟你一塊來的混球一邊涼快去,他那個白腦殼讓人瞧見瘆得慌!”

哈哈哈……女記者頓時笑得前仰后合風擺揚柳,好半天才制住了笑意,悄悄說道:“那不行,他是攝像、我是主持人,我倆分工協作,一個人干不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牛子槊一拍桌子,眼睛一閃一閃道:“看在記者姐姐的芳容上,我認了。”

故意把“面子”說成“芳容”,不動聲色便夸了女記者的美貌,篡改地恰到好處而且一點也不顯得輕浮。

女記者不由詫異的多看了他兩眼,忽然又想起他發明的“白腦殼”一詞。罵人不帶臟字,簡直損到家了!她不禁又抱著肚子爆笑了一番。

見他和女記者咬著耳朵卿卿喁喁有說有笑的樣子,潘巧云醋意頓起,剛剛在心里建立起來的關于他的高大形象瞬間便坍塌了,她撇了撇嘴,不屑的嘀咕道:“什么男子漢大丈夫?狗屁!分明就是個看見女人便邁不動蹄子的騷狗子。”

眼前的一切極具諷刺意味,男記者在一邊不安而委屈地扭動著身子,仿佛身上的某個地方揉進了一個仙人球。

盡管牛子槊從來沒有面對過鏡頭,然而淡泊讓他有恃無恐,面對攝像機他侃侃而談。但是,采訪進行得卻并不十分順利。

他沒有上過學,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,所有的知識都來源于清虛。說白了,他是現代社會中唯一的一個道觀私塾畢業生,他的大腦數據庫里多是一些歷史的或是純本能的“糟粕”,而現實的東西卻知之不多。

于是,當那位裊裊娜娜的女記者問起他見義勇為的動機時,他便笑了起來。

“動機?”他的腦袋搖得撥浪鼓似的,“沒什么動機,我怕他們搶劫我,就信口胡說,沒想到歪打正著、他們還真信了我的話,就這么簡單。”

女記者啟發道:“除了這種本能的反應,你還讓他們歸還了被搶乘客的錢財,這說明你知道關心別人、愛護別人,你可以從這一層面切入。”

“噢……我明白了!你的意思是要從高尚這一層意思來說?”牛子槊反應很快。

“對。”

老子壓根就沒高尚過!牛子槊有點臉紅。于是很不自然地說:“夫子說:人之初、性本善,以仁愛之心待人。正是出于這樣的考慮,我才讓他們歸還了乘客的錢財。”

女記者擺擺手,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“哦,生我所欲也、義我所欲也,兩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義者也。”牛子槊有點亂,“道之所在,義之所趨。”

女記者搖搖頭。

牛子槊恍然大悟:“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”

女記者依然搖頭。

牛子槊絞盡腦汁慷慨激昂道:“好狗護三鄰、好漢護三村。”

他一會兒文縐縐得像個三家村的酸腐老冬烘,一會又粗俗得像個地道的山野村夫,始終上不了道兒。女記者有點無奈,于是讓男記者先停了攝像。

文字媒體采訪可以只采訪個大概意思,回去后記者再對文字進行二次加工。電視采訪卻不行,被采訪者要直接面對鏡頭說話,實際上就是直接面對觀眾,攝像資料雖然可進行后期制作和加工,但被采訪者的表情和口型卻做不了假;最要命的是現在觀眾很苛刻、眼睛很毒,畫面上稍有瑕疵便能看出破綻露了餡。

女記者嘆了口氣。問道:“雷鋒,知道嗎?”

“知道。”他點點頭,“他是雷家廟人,上月我還給他正過骨扎過針,估計現在已經能下地干活了。”

女記者頓時哭笑不得,急忙打斷了他,“我們今天要說的是,在你成長的過程中、在你上學過程中,什么樣的人、什么樣的事對你影響最大?從而使你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。”

“我沒上過學。”他回答得很干脆。“在我成長過程中對我影響最大的是我師傅。”

 文學

“你師傅?他是干什么的?”

“道士。”

“你也是道士?”

“是,也不是。”

兩個記者頓時面面相覷,女記者不死心,繼續啟發道:“那么,你們桃樹坪的領導班子平時對你非常關心是吧?”

“我在山上的青云觀住,嚴格說我不是桃樹坪村人,我沒有戶口、沒有土地,領導根本不嘞我。”

此時,院子外面圍了不少人看西洋景,指指點點嘰嘰喳喳。女記者反應很快,這樣繼續下去不但采訪不到自己需要的東西,反而會在老百姓中造成不好的影響。于是她提議道:“我們到你住的地方看看可以嗎?”

自己絞盡腦汁卻半天說不到點子上,牛子槊已經感到索然無味了,但看在女記者的“芳容”及一萬元獎金上,他還是勉強答應了。

青云觀是典型的磚石土木結構,屋舍飛檐翹脊、鉤心斗角,院里一碼子水磨青磚鋪地,打掃的干干凈凈纖塵不染,但見古木森森、藤蘿如蓋,輕風習來,令人暑氣頓消。

清遠觀一連三進院子,前院為道場,中院住人,后院是花園之所在。牛子槊直接領著兩人進了后花園,那里有現成的藤椅石幾可供人小憩。石幾旁是一小塊方塘,塘水清徹見底,里面水草裊裊,苔滑石涼,十幾尾錦鯉恬然其中。岸邊遍植藤蘿修竹奇花異草,其中許多都是藥花兩全的植物,其中最壯觀的還是蘭圃中那幾百盆搖曳多姿,活色生香的蘭花了。躺在椅子上可以看到院外青云瀑布飛流直下,一時間,花香、水氣、鳥鳴、瀑聲一齊營造出一種令人陶醉的寧靜氛圍。

女記者頭枕椅背仰面看著天上緩緩而過的白云,不禁一聲輕嘆:“好地方!到了這里,忽然感覺時間停止了。”

“好地方!”男記者搖頭晃腦道:“鳶飛戾天者,望峰息心,經綸世務者,樂而忘返。”

牛子槊沏了兩杯茶過來,正好聽見他這句話,不禁撲哧笑了起來。

這么長時間過去了,剛才兩人間的不愉快早已煙消云散,上山時兩人便已經開始有說有笑起來。

“笑什么?”男記者不解。

牛子槊放下茶,坐在旁邊的藤椅上,懶洋洋說道:“不能說,一說就是錯。”

“嗯?”女記者露出頗感興趣的神色來。“愿聞其詳。”

牛子槊搖搖頭淡淡一笑,“鳶飛戾天也好、經綸世務也罷,本身沒什么。按照佛家的話說無非都是紅塵中的虛像而已,色即是空、空即是色,不存在好與不好,只有喜歡與不喜歡。不喜歡可以閉上眼睛,也可以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,如果像他那樣說出來就不好了。”

“怎么不好?”

“呵呵,既能說出來,說明你很向往鳶飛戾天、很在意經綸世務,嘴上卻偏偏說什么望峰息心、樂而忘返,這樣一來反而落入俗套。”

男記者分辯道:“這話不是我說的。”

“我知道,誰說的都一樣。”牛子槊擺擺手:“你看那些蘭花,不以無人而不芳,那是一種真正的王者之香,而王者之香是不需要語言來畫蛇添足的。這便是道家所謂的清靜無為,無為而無不為。”

呵呵……女記者笑了。

這個牛子槊太有意思了!明明詞鋒甚健,卻偏偏采訪不下去;剛才聽到一萬元獎金時眼睛里幾乎要冒火,而眼下這番話卻說得脫塵拔俗,清高得不可一世;既然清高不俗,就應紅塵堪破清靜無為,他卻西裝革履滿面春風,一雙不安分的眼睛嘰里咕嚕轉個不停……

她故意玩笑道:“小道長之言令人聞之脫俗,不過小道長豐姿神鬢春風滿面,似乎還在三界之中。”

牛子槊聽出話中的譏諷之意,臉上不由一紅,強詞奪理道:“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?我和師傅一向懸壺濟世,不入紅塵也入了紅塵,跳出三界外仍在五行中。出家人慈悲情懷,濟世為本、清修是末,豈能舍本而求末?況濟世即是清修,豈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?”

呵呵……女記者不得不佩服他的言辭犀利,擺著手笑吟吟道:“跟你開個玩笑。”

“我的心是一面鏡子,來便來、去便去,不留一點影子。”牛子槊轉而笑道:“我也是玩笑,我沒皈依,算不得出家人,那些清規戒律對我無效。”

男記者憋了半天,終于找到了破綻,一語雙關道:“說了半天,原來你也是俗人一個。”

“普天之下,莫非俗人!”牛子槊知道,這是男記者借機報復自己哩,遂滿不在乎的說道:“不過此俗非君俗。”

這實際上也是一句雙關語,一字不改,卻把“俗氣”的俗偷換成“塵俗”的俗,意思大不一樣,最后一句更是毒辣,等于在說男記者很俗氣。

男記者自取其辱,女記者不禁風擺揚柳似的爆笑起來。

沒有外人圍觀,女記者干脆放開手腳,一句一句教牛子槊回答自己的提問,采訪很快便圓滿結束了。

于是賓主皆歡。

看看天色尚早,牛子槊挽留兩記者在觀中用飯。女記者歡呼雀躍,男記者卻有些勉為其難怏怏不樂的樣子。

牛子槊也不鳥他,三下五除二從后面的桃花潭中捕來十幾條白條魚和半斤溪蝦,就手在潭邊掐了幾把蘆蒿,路過竹園時刨了一堆竹蓀。

不大工夫,飯菜擺上石幾。

菜有清蒸白條、油煎溪蝦、素炒蘆蒿、竹蓀炒干筍,另外還有一碟醋泡山蒜、一碟腌山蕨;主食是小米稀飯、小花卷;佐餐飲料是觀里自釀的青梅果酒。

菜原料多是現捉現采現食,水為天然之泉,魚蝦的滋味自然非比尋常,至于蘆蒿和竹蓀那種天然的甘美清香更是令人食指大動。來自縣城的兩位記者平日很難吃到這樣純天自然的東西,一嘗之下連呼妙哉。但見他倆運箸如飛筷如雨下,一壇果酒頃刻告罄。女記者此時已略帶醉意,舉著杯子還向牛子槊要酒喝。

牛子槊急忙勸道:“這酒后勁大,二位重任在肩,只可小酌而不可放量。改日有閑時我請二位痛飲,不醉不歸,今日就算了吧。”

“我還要喝嘛,”女記者此時面色微酡、雙眸如醉,扭動香軀嬌嗔一聲:“當年曹孟德與劉玄德青梅煮酒論英雄,今天難道只有青梅而無英雄?”

“不是……”牛子槊有點為難,“不是我小氣,你們沒喝過這種酒,曾經有人醉得三天不起……”

“哥們,別太小家子氣了!別說你這點青梅果汁了,衡水老白干我一頓一斤。”男記者一拍胸脯作粗獷豪爽狀,然后指著女記者道:“她,秦子萱,你去縣城打聽打聽,縣上有名的,放你一百二十個心!你只管拿酒就是。”

兩人明明都已醉態萌發,卻口口聲聲豪量。牛子槊又好氣又好笑,無奈的搖了搖頭,轉身又拎了一壇果酒過來。

又一壇果酒下肚,兩記者頓時原形畢露。

“天生……我才必……必有用……千金散……散盡……還復來……”男記者鼻涕一把眼淚一把,反反復復嘟囔道:“還復來……”

女記者則軟綿綿靠在牛子槊身上,胸前一雙傲人的上圍緊緊壓在他的胳膊上,櫻唇幾乎粘在了他的耳朵上,聲氣咻咻對他說道:“我叫秦子萱。”

牛子槊點點頭,“很動聽。”

“我叫秦子萱。”她還是那句。

牛子槊還是點點頭:“好名字!”

過了一會兒,男記者伏在石幾上呼呼大睡過去。醉夢之中,他還不忘了吧嗒著嘴叫嚷“天明生我才必有用”。不大工夫,口中的涎水便在他自己的腳下匯成一條小溪。

女記者還在喋喋不休:“我叫秦子萱。”

相關文章
小姑娘叫我開她的嫩包,還是在效外的車里干到爽

小姑娘叫我開她的嫩包,還是在效外的車里干到爽

 愜意的往大床一倒,還美滋滋的打個滾。   不曾想,王紅裳刷的拔出一把剪刀來,不客氣道:“二狗,一床睡可以。但是,你要是敢碰...

坐地鐵被頂的感覺,別人的女友更好干阿然

坐地鐵被頂的感覺,別人的女友更好干阿然

又來了!那神秘的地帶就在眼前,我幾乎直盯著它,不能自拔。此刻的我好想用自己的手指去探訪,可是正在進行著服務,我不能未經麗姐的同意...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~干到她站不起來

寶貝腿打開一點我進不去~干到她站不起來

握! 放到手里的感覺又特別不一樣,她輕輕的動著,孫斌感受著來自嫂子的溫柔,不由得心動起來。 “嫂子,你的手可真厲害呀,弄...

太大了啊好脹被灌滿了_美婦在家被強干小說

太大了啊好脹被灌滿了_美婦在家被強干小說

當即便將何麗身上的一件衣服脫下,但是遺憾的是,守在手機軟件前監視著的張子俊卻只能夠看到一點點那白嫩、光滑的動人肌膚。 看得張子俊...

塞草莓不準掉出來-干到她站不起來

塞草莓不準掉出來-干到她站不起來

“小姐,你的快遞到了,請簽收。”我禮貌的開口,而手心里頭仍是有些冷汗的。說不慌,那是騙人的。要是給趙羽蝶發現我的話,估...

夾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來&王小根偷摸的干這種事

夾住不要把按摩器掉下來&王小根偷摸的干這種事

王小根追王大龍一路追進了果園,故意放慢了腳步往最邊上的山溝子跑,眼瞧著面前沒了路,他這才算是停下來。 王大龍得意,也不追了,拿著...

奶頭大的女人干起來很爽,我用手摸她濕的這么厲害

奶頭大的女人干起來很爽,我用手摸她濕的這么厲害

“嘖嘖……” 我趴在臥室門口,緊緊盯著里面兩具正在交戰的身體,呼吸越發急促起來…… 我叫張野,...

還是在效外的車里干到爽|馬玉倩陳壯

還是在效外的車里干到爽|馬玉倩陳壯

陳壯正自己暗自琢磨著,馬玉倩找到藥水,幫他抹好了藥,說:“行了,這兩天千萬別再碰到這個包了,明天要是還不消腫,你再來找我。...

哦用力干啊好棒啊花核\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轉

哦用力干啊好棒啊花核\抵住她的小核快速旋轉

唉,都來半個月了,竟然一輛車都沒賣掉,公司規定一個月的實習期內至少要賣掉兩輛。 這可倒好,只剩半個月了,竟然一輛都沒賣掉&hellip...

蕩翁亂婦的艷情史「被兩個男的同時干那個爽」

蕩翁亂婦的艷情史「被兩個男的同時干那個爽」

這讓我又妒忌又興奮,可女友也問了我的經歷,但我的心思都在她身上,只有跟阿嬌曖昧了一下,但女友卻吃醋了,纏著我說以后不準我碰其他的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9750035.live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紀女性網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(www.9750035.live)所有
彩73彩票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