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貴美熟婦泄身 _老師上課裙子里放震動棒

2019-07-13 16:02:23

 陳藝瑤明顯吃了一驚,目光看向我的同時忍不住想抽出手,我卻死死的按住,讓她沒法掙脫。

 

 

她的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,掙扎了幾下也沒能將手抽走,最終只得停止了掙扎,轉過臉看向于弘逸那邊。

 

 

我心里很激動,陳藝瑤居然放棄了,而且也沒向叫醒于弘逸,向對方告狀,那是不是代表她已經默許了我的行為?

 

 

 文學

陳藝瑤的手很小,光滑白嫩,如玉一般,又顯得格外柔軟,我稍微放松了力道,將其握在自己手里,當真叫我心神顫抖。

 

 

我想所謂的家人如玉就是這樣的感覺吧。

 

 

此時的她面色羞紅,頭扭向一邊,我便能欣賞到美麗動人的側臉,那白皙的脖子就和她的臉一樣細膩光滑,精致的耳墜輕輕晃動,閃爍著有人的光亮。

 

 

我心里砰砰直跳,有一種說不出的興奮,親不自禁的把玩她的手,沒想到就在這時,陳藝瑤突然用另一只手輕輕拍了一下丈夫。

 

 

于弘逸睜開了眼,還有些睡意,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妻子。

 

 

陳藝瑤說道:“我們換個位置吧,我想看看窗外的風景。”

 

 

于弘逸就坐在靠窗的位置,顯然這也成了她拜托我的理由,她說著就站了起來。

 

 

我嚇了一跳,不自主的松手。

 

 

然后她就和丈夫換了位置。

 

 

我心里既尷尬又失落,只得透過于弘逸不時去看陳藝瑤。

 

 

陳藝瑤始終扭頭看向車窗外,沒有任何轉過來的意思。

 

 

但是看她的側臉,依舊有些紅,可能對我剛才做的事一直心懷芥蒂吧。

 

 

不過總之,她沒把事情和丈夫說,也算是給了我一種鼓勵吧。

 

 

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我們總算到了B市的白鶴山。

 

 

白鶴山是國家4A級旅游景區,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,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游客。

 

 

而現在正是國慶時候,山上山下,當真是人滿為患,不亞于小時候鎮上趕集的場面。

 

 

我們一行人跟著導游進了入山的大門,門票自然是導游買的。

 

 

山上有三座寺廟,還包括仙人洞,鐵索吊橋和纜車觀光等等旅游景點。

 

 

對于什么白鶴山的景點,我自然不感興趣,因為我的注意力全在陳藝瑤身上。

 

 

因為海拔太高,上山需要坐觀光大巴,這次我和陳藝瑤分開坐了,她和于弘逸坐前邊,我坐在后邊。

 

 

到了觀光景點,眾人下車,導游帶我們到寺廟燒香。

 

 

到寺廟的石階又高又陡,聽導游說足有3000多層臺階,一般游客都選擇坐纜車上去。

 

 

令我想不到的是看似嬌弱的陳藝瑤居然堅持要爬山上去,說這樣才會顯得有誠心,也可以鍛煉一下身體。

 

 

于弘逸爬到一半就爬不動了。

 

 

反倒倒是陳藝瑤,雖然渾身香汗淋漓,累得面色通紅,但還是能絲毫沒有停下來的征兆。

 

 

于是我和陳藝瑤一起爬石階,沒多久,已經把于弘逸、常宇和范澤三人甩出一截。

 

 

我在陳藝瑤前面,不時回頭看她,甚至有想要伸手拉她的沖動。

 

 

陳藝瑤累的滿臉通紅,衣服幾乎都濕了,黑色的連身裙緊緊貼在身上,明顯看出飽滿的輪廓和芊細的腰,讓我心動不已。

 

 

突然間,陳藝瑤停下了,站在一層臺階上,扶著額頭,身體微微搖晃。

 

 

我嚇壞了,趕緊沿著臺階往下,跑到她身邊,將其一把扶住,關切的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”

 

 

陳藝瑤臉上紅的發紫,全是汗珠,嬌聲喘息,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 

 

我趕緊扶著她找一個陰涼的臺階坐了下來,又拿出包里的礦泉水遞給她。

 

 

因為他們的包在于弘逸那,所以陳藝瑤身上沒有帶水。

 

 

陳藝瑤喝了大半瓶,臉色總算好了一些。

 

 

我說道:“剛才真把我嚇死了,你現在感覺怎么樣?”

 

 

陳藝瑤擺了擺手,喘著氣說自己沒事。

 

 

此時,我就坐在她身邊,一只手幾乎貼著她的臀部。

 

 

或許是累壞了,陳藝瑤并沒有注意到。

 

 

我雖然很累,但抵不過心中的興奮,忍不住將身體又往她身邊靠了靠,二人幾乎貼著身體坐了。

 

 

我手觸碰到了豐滿柔軟的翹臀,不僅如此,無意間的低頭,卻透過陳藝瑤的衣領,看到兩團沾著汗水,雪白豐盈的半球,還被黑色的文胸包裹住了。

 

 

我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,目光隨即又轉移到那兩條修長光滑的美腿上。

 

 

陳藝瑤個子很高,顯得兩條腿很修長,白皙細膩的肌膚看上去十分誘人。

 

 

我內心有些沖動,本來想做一些大膽的舉動,想不到于弘逸三人上來了。

 

 

我下意識的站了起來,笑道:“你們還挺快的。”

 

 

眾人又休息了一陣,才繼續往山上寺廟爬,到了寺廟拜了佛,我還捐了兩百功德錢。

 

 

沒想到大家在后山玩的時候,陳藝瑤突然說自己耳環掉了。

 

 

我們的目光都落在她耳朵上,果然原先上山的時候還戴著的耳環就只剩下右耳上的一個。

 

 

于弘逸問她哪里掉的。

 

 

陳藝瑤說從寺廟出來的時候還在,估計就是在后山掉的。

 

 

眾人一起幫忙尋找,找了半天沒找到。

 

 

于弘逸說算了,下次再給她重新買。

 

 

“這是我們結婚的時候你幫我買的,具有紀念意義,不能就這么掉了。”

 

 

陳藝瑤卻堅持要找到。

 

 

于弘逸累的不行了,找了棵大樹坐下直擺手。

 

 

陳藝瑤俏臉板了起來,干脆一個人繼續尋找。

 

 

我見勢連忙跟了上去,說道:“我陪你一起找。”

 

 

她抬頭看了我一眼,面色微微泛紅,又趕緊挪開目光,只是輕輕“嗯”了一聲,便繼續尋找。

 

 

后山沒什么旅游景點,所以游人很少,陳藝瑤沿著剛才走過的路尋找,逐漸到了山林深處。

 

 

我突然眼前一亮,一簇草叢中有東西閃爍著亮光。

 

 

我走過去,撥開草叢,立刻就發現了她的耳環,撿起來欣喜的說道:“我找到了!”

 

 

我拿著耳環示意給她看,陳藝瑤激動的跑了過來,從我手里接過,臉上全是失而復得的笑容,開心的像個孩子。

 

 

她跟我道謝之后要戴上耳環,估計是激動的緣故,戴了半天也沒戴上。

 

 

我說我來幫你。

 

 

陳藝瑤抿著嘴看了我一眼,沒說話居然代表默許了。

 

 

我接過耳環,看著她白皙動人的臉頰,珠圓玉潤的耳垂,如此近的距離還能聞到她身上的芳香。

 

 

我內心再次產生沖動,再為她戴上耳環的時候,突然在她臉上親了一下。

 

 

陳藝瑤嬌軀一顫,扭過頭來用驚訝的目光怔怔看著我。

 

 

我心里也是豁出去了,一咬牙,將尚未反應過來的陳藝瑤一把緊緊抱住,激動的說道:“陳老師,我喜歡你!”

陳藝瑤像是被我的舉動嚇到了,努力掙扎,說道:“你干什么,瘋了嗎,快給我松手!”

 

 

“自從見到你的第一眼,我就喜歡上你了,我每天晚上滿腦子都是你,我愿意為你做任何事,你滿足我一次好不好?”我滿臉通紅,激動萬分,緊緊摟抱住陳藝瑤,不讓她掙脫,甚至一只手已經按住了她的胸,隔著衣服玩弄她胸前的飽滿。

 

 

即便有裙子和文胸阻隔,依舊能感受到那種豐盈挺拔和柔軟,讓我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,正好貼在了她的翹臀。

 

 

陳藝瑤沒法掙脫,臉色變得很難看,說道:“鐘皓,你別這樣,我是有老公的人,我是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,你快松手,再不松手的話,我要叫人了!”

 

 

即便現在我們身處的位置比較偏僻,視線所及,看不到游客,但心里也很清楚,那些游客就在附近,要是陳藝瑤真的叫出來,我就完蛋了。

 

 

我心中猶豫了幾秒鐘,最終理智戰勝了欲望,最后在她柔軟的胸上狠狠捏了一下,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開。

 

 

陳藝瑤像是受了驚的兔子,當我松開之后,便立即轉身通紅著臉跑開了。

 

 

我怔怔站在原地,心里說不出的難受。

 

 

這一次的表白徹底失敗了,說到底是自己太沖動了,根本不懂得循序漸進,估計是把陳藝瑤嚇壞了吧。

 

 

也不知道以后,還能不能有和陳藝瑤獨處的機會了。

 

 

我悻悻的回到他們休息的地方,陳藝瑤已經坐在了于弘逸身邊的石頭上,她看到我趕緊轉過了臉,臉色依舊有些紅。

 

 

不過看樣子她并沒有將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于弘逸,只見于弘逸笑著對我說道:“房東,真是謝謝你了,幫藝瑤找到了耳環。”

 

 

我有些尷尬,臉上擠出一絲笑容說道:“沒事,都是鄰居客氣什么。”

 

 

眾人休息了一陣,起身和導游匯合,我跟在眾人身后,心里有些做賊心虛,不想多說話。

 

 

陳藝瑤也有點魂不守舍,于弘逸說什么,她只是“嗯”或搖頭的敷衍,大多數時間保持沉默,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我們剛才在密林中發生的事。

 

 

反倒是常宇和范澤這對基佬,一路上有說有笑,范澤還不時在常宇身上輕輕拍打,引得游客都用怪異的眼神看著二人。

 

 

和導游匯合后,導游又帶我們看了一系列景點。

 

 

不知不覺天黑了下來,我們就在山上訂了酒店,明天一早和導游匯合。

 

 

眾人玩了一天都累壞了,在酒店一樓吃了頓飯。

 

 

其中只有我和于弘逸喝酒,其他三人不喝。

 

 

雖然于弘逸酒量不行,但看得出他是一個比較好酒的人。

 

 

陳藝瑤三人吃完飯便上樓回房間了,我和于弘逸還繼續碰杯。

 

 

二人都喝多了,于弘逸醉醺醺的說道:“房東,我比你大幾歲,叫一聲鐘老弟你介意嗎?”

 

 

我說不介意。

 

 

他又說:“別看我老婆長得漂亮,對我卻有點冷淡。”

 

 

“她對你不是挺好的嗎,怎么冷淡了?”我疑惑的問道。

 

 

于弘逸苦笑,說道:“我是指夫妻生活那方面,你懂吧?鐘老弟,我也不瞞你,其實我……我每次時間都很短,不能滿足藝瑤,我估計這才是真正的原因,我想問問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可以讓時間變長的?”

 

 

顯然,于弘逸已經喝多了,居然跟我聊起這種話題。

 

 

不過他自然不知道,夫妻二人平常的生活都在我監控之中,他那點本事,我還不清楚嗎?

 

 

我說我還沒結婚,也沒遇到過這個情況,勸于弘逸可以多多鍛煉身體,吃一些補腎的營養品。

 

 

我們東拉西扯,聊了很多。

 文學

 

 

一箱喝完了又點了一瓶白酒。

 

 

最后我倆都喝的暈頭轉向,迷迷糊糊中我都不記得是誰結賬的,只是和于弘逸勾肩搭背的上樓,然后進了房間,耳邊似乎還有迷糊的女人聲音傳來。

 

 

我堅持不住了,一下子倒在了床上,然后便開始呼呼大睡起來。

 

 

在我半睡不醒的意識中,我感覺到有人好像為我拖鞋,蓋被子,那種感覺真的很溫暖很幸福。

 

 

不知過了多久,我醒了過來,周圍一片昏暗,只有洗手間的燈還亮著,提供了一些光亮。

 

 

然后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躺在床上的于弘逸。

 

 

他睡得很香,鼻息聲呼嚕作響,像是打雷一般,讓我有些傻眼了。

 

 

為什么于弘逸會和我睡在同一張床上?

 

 

難道二人喝多了酒,一起回到我房間睡覺了嗎?

 

 

正當我納悶間,我就看到了床邊打地鋪的陳藝瑤。

 

 

我渾身一震,突然意識到了,這不是自己的房間,而是于弘逸夫婦的房間。

 

 

大概是因為我和于弘逸都喝醉了,直接到了他們房間睡覺,而陳藝瑤一個人沒法抬動我,就只能讓我睡在他們的床上,而她選擇打地鋪。

 

 

此時陳藝瑤睡得也很熟,剛好側著身面對著我這邊。

 

 

她身上就蓋了條薄薄的毯子,大半個身體都露在外面,讓我得以看到穿著睡裙的她那豐腴曼妙的曲線。

延伸閱讀
風景那么美,可我卻偏偏獨戀你這一朵薔薇

風景那么美,可我卻偏偏獨戀你這一朵薔薇

 生活里有很多人都在演戲,例如你只是看起來過得很好,而我也只是偽裝得特別堅強! 【秃孟袷且煌朐匐y吃的飯菜,如果是你心愛的人做的...

強奷系列小說在線閱讀(絕品農民)_好緊好大快點舒服使

強奷系列小說在線閱讀(絕品農民)_好緊好大快點舒服使

聽到剎車的聲音趙小剛本能的朝著路邊躲去。“咯咯咯…你是屬兔子的嗎?膽子這么小還蹦的那么高。”看到摩托車上花枝招展...

浪貨跪下屁股撅好,小妖精你好濕好緊好浪|絕品醫仙

浪貨跪下屁股撅好,小妖精你好濕好緊好浪|絕品醫仙

“狗蛋……” 咬著衣袖,聲音都有些顫抖,對著趙狗蛋說道。 趙狗蛋擦了一把嘴角的殷紅血跡,癡癡的說道:&ldqu...

燃情高粱地,灌滿白濁夾住不準流_他殘忍玩弄她痙攣

燃情高粱地,灌滿白濁夾住不準流_他殘忍玩弄她痙攣

陳藝瑤是一位英語老師,也是我的一名房客。 那天下午,我買了些鹵肉,在屋里邊吃邊喝,便聽到了敲門聲。 我有點喝多了,腦袋暈暈的,打...

征服辦公室楊麗胯_ 我把她日出了白漿10

征服辦公室楊麗胯_ 我把她日出了白漿10

林詩曼顯然覺察到我的異樣,目光直直盯了兩秒鐘才反應過來,趕緊轉移目光,也不繼續剛才的話題了。 氣氛尷尬了起來… “那...

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 交換美婦系列&趙狗蛋張雪梅

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 交換美婦系列&趙狗蛋張雪梅

李春娥的反應,讓趙狗蛋很是滿意。 “傻狗蛋……還不把褲子提起來,盡讓別人看笑話。”一旁的張雪梅好似原本屬于...

contact us

WEBsite:www.9750035.live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    2016-2017   世紀女性網  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(www.9750035.live)所有
彩73彩票首页